从2020ADIPEC看能源行业动态

2020-11-18 09:50:21 admin1 5

2020年新冠疫情叠加不断震荡下行的油价,给全球经济和能源领域带来前所未有的重创。在本届ADIPEC上,大会嘉宾围绕长期“能源体系”的构建,从传统油气的前景、天然气的角色、对能源转型的理解、气候变化的影响、碳减排、新能源等角度,对能源全产业链多维度的发展各抒己见;并数次提及中国的疫情控制、经济复苏、治理能力和中国石油的能源转型战略,可以看出中国经济和能源的发展方向备受瞩目。梳理嘉宾的观点和会议讨论,映射出能源行业的动态。

传统油气方面

国际能源署(IEA)和石油输出国组织(OPEC)均明确指出,传统油气将依然是能源结构的主体。

中国石油集团董事长戴厚良在战略大会的主旨发言中,明确指出中国石油未来仍将以“油气为主,多能互补”为战略方向。OPEC研究部总监Ayed S. Al-Qahtani介绍了最新发布的特别版《世界石油展望2045》(下称《展望》),《展望》首次将时间延长5年到2045年。《展望》认为,尽管2020年全球一次能源需求大幅下降,但预计中长期,全球一次能源需求将继续增长,到2045年将增长25%。预计到2045年,石油将以27%的比例,在能源结构中占据最大份额;在2019~2045年期间,天然气将成为增长最快的化石燃料,到2045年将以25%的比例,在能源结构中占第二大比重,仅次于石油;而预计到2045年,全球原油需求量将从2019年的1亿桶/日升至1.09亿桶/日。

能源转型方面

2020 ADIPEC延续了能源转型的话题,与会嘉宾关于疫情对能源转型带来的影响各有见解。

能源转型正在积极地进行,发言嘉宾对能源转型有了新的诠释。能源转型是构建全球能源体系健康生态系统的一部分,是建立一个“新的能源世界”的必由之路,是现有能源结构的优化、升级、补充和完善,而非替代和取缔,是人类社会进步和经济发展的需要,是能源的进化。但能源转型应因地制宜,应考虑终端需求,成为可负担性的能源,而不是简单地设定碳减排和零碳排放目标。脱碳可能是第一阶段的主要任务;绿色LNG则有可能在未来长期转型的窗口期发挥重要作用;氢能、生物能源等或成为第三阶段现实可行的转型主体。

在疫情期间,不同于石油,天然气的需求量不降反升,天然气作为高度资本密集型的低碳能源资源类型,将以怎样的角色存在于“能源体系变革”中?与会嘉宾普遍认为,天然气扮演了连接过去与未来、传统能源与新能源之间的桥梁角色,也是实现净零目标的重要依托。

碳减排和零碳目标方面

本次战略大会上碳减排和零碳目标几乎贯穿每一场对话和主旨发言,能源全产业链均体现了碳减排的战略。

英国拉夫堡大学经济学教授兼ADIPEC的战略顾问Arthur Hanna认为,脱碳应从两方面入手,既应该解决“碳”自身的问题,还应利用“碳”解决问题。

在OGCI(国际油气气候倡议组织)商业领导人会议中,主席Bob Dudley特别提及中国石油作为OGCI的成员,自2015年加入该组织以来,在甲烷减排,碳捕集、埋存和利用技术(CCUS)方面做出了积极贡献。OGCI各成员公司对碳减排均已开展实际行动,意大利埃尼集团(Eni)确保交付客户的每一个产品都不会存在二氧化碳的问题;西方石油公司(OXY)努力实现最大限度地利用二氧化碳驱油。嘉宾在对话中认为,实现碳减排除了设定长期目标外,应该有短期行动方案,应以需求为导向,兼具经济效益,推动政策的制定和法规的完善,建立统一的评价标准。Dudley表示,应对气候变化和碳减排任重而道远,OGCI作为一个平台,有责任吸纳更多的成员国和公司,从建立标准、统一方向、政策导向、吸引投资和技术研发到应用加强合作,发挥“催化剂”作用,助力行业和社会实现零碳排放目标。

公司战略方面

2020年,面对集疫情、低油价、地缘政治等话题,各公司分享了应对危机的策略及其战略调整。

阿布扎比国家石油公司(ADNOC)认为,2020年既是对公司的一次大考,对能力和管理的双重测试;也是机会——是扩大的机会,可以加大资产收并购力度,是转型的机会,优化资产组合,更是发展的机会,加快新技术的研发和应用。斯伦贝谢公司认为,面对多重危机,公司不能仅定位为维持生存,而应通过创造新的价值实现繁荣发展。毫无疑问,面对新的变化,大家纷纷行动起来,不论是国家石油公司(NOC)、国际石油公司(IOC)以及独立石油公司,都在积极转型成为综合性能源公司(IEC),探索能源转型之路,通过采取优化资产组合和管理流程、加强应用型技术研发、提高产品性能、挖掘细分市场和边际效益等多措并举,提升公司发展韧性,增加公司灵活性,加强公司环境、社会和治理(ESG)能力,增强投资者信心。ADNOC上游执行董事Yaser Saeed Almazrouei描绘了未来能源公司的三个特点,低成本、低碳排放、新领域(如氢能)。

技术和人才方面

技术创新依然是热点议题,不同的是,已有技术和新技术“平分秋色”。

阿联酋工业与先进技术部部长兼ADNOC首席执行官Sultan Jabel在开幕式上强调技术和研发的重要性,“今天在技术上的投资决定明天在行业里的地位”。数字化、人工智能、碳捕集和埋存(下称CCS)以及CCUS是战略大会讨论的高频技术。IEA执行董事Fatih Birol表示,“如果没有CCUS技术,则能源转型和应对气候变化的目标将难以实现”;Birol介绍IEA最新预测,未来50年CCUS技术将在电力和工业领域实现6000亿吨的二氧化碳减排,相当于人类17年的排放总量;同时Birol披露IEA最新统计数据,在全球油气行业大幅削减投资的背景下,2020年全球在CCUS技术上的投资则达到400亿美元之多。CCS和CCUS作为一项已存在近20年的技术,应继续优化、完善和加强现有条件下的商业化应用。无人机、数字化和人工智能等技术无疑将成为公司优化管理、降本增效的重点研发领域。

与会者普遍认为,未来需要整合和部署单项技术,才能形成行之有效的解决方案。

面对全球环境的不确定性,各公司对人才也有了进一步认识,一是人才多样性,认为综合性能源公司应吸收各个领域的人才;二是通过培养已有雇员,挖掘潜力,提升能力和水平;三是重视与高校共同培养和储备新领域人才。

合作与伙伴关系方面

2020 ADIPEC再次强调了合作与伙伴关系,应建立新型的具有健康生态的伙伴关系。

与会嘉宾认为,建立新型的具有健康生态的伙伴关系,应该打破壁垒,增加透明度,构建上下游的合作、研发与应用的合作、技术与服务的合作等多重合作关系,从而实现优化和降低全产业链成本,增强韧性、灵活性和抗风险能力。

通过本次大会嘉宾的观点分享,可以看出,未来能源公司应改变思维方式,建立适合自身发展的商业模式,强化能力、优化作业与管理应贯穿始终,不断保持自身强大,才能在面对风险时依然保持定力。实现能源转型,携手建立“能源新世界”,与每个人、每个公司、每个机构息息相关。



上海产业合作促进中心,承担上海市产业升级、转型、合作的推动与促进工作。 

导航